护国少将在都市 护国上将回归都市 为兄弟报仇 从此掀起一场都市风云

栏目:民生 2021-12-07 02:13:23
分享到:

成功后第一章归来,故人已去!

中国境外,山川以北。

一个非凡的人物站在山顶上。他穿着大华军装,肩上扛着三颗耀眼的将星。

手里拿着棋盘。棋盘玉色,莲花若隐若现。

“皇官,快退去。只有你不能阻止我等待。”

在我们面前,八个数字站着,负手,不同肤色。

“再走一步,就是我到大华的地界,我越杀越多!”

山上的人影,面无表情地开口了。声音响彻天地。

“为了这一天,我们做了充分的准备。杀了你就行了,大华剧场,没人能拦得住我。”

对面的声音又来了。

八位数,如长虹,势不可挡。

“无论如何,今天,皇帝是八大至尊,他一下子就被吸收了。”

山顶上的人影如雷般移动,一步一个脚印,天就要塌了。

在山脚下,被夷为平地。

这一战,打了一天一夜。

偷偷的,无数的眼睛。

然而,只有战斗的余波让人看得很远,而不是很近。

三天后,一个震惊世界的消息出来了。

四月,大华为护国将军兼皇帝。第一次世界大战,八位君主被斩首,无人生还。

大华门外,八个人头挂了。

三天后,又有一个人将被添加到世界神的名单中。

皇帝的官员带着世界的财富登上了王位。

大华,没人敢犯罪。

……

北海市。

十月中旬。

“周嘉,周觅?”

石天皇帝眯着眼睛站在北海宾馆楼下。他五官端正,身材挺拔。1.85米的身高正好站在那里,全身自然形成一种气势,让人颤抖。

三年前,十年不见的谷峰突然打电话给他,内容让他差点当场杀回北海市。然而,外敌盯上了他,他的个人感情并没有祖国重要。

远水救不了近火。当他想要联系人保存它时,谷峰已经...

在过去的三年里,他个人最终在战场上以雷霆手段杀死了外国军队,他们不得不暂时收起他们的野心。

事情。

今天,他终于回到了家乡。

然而,老朋友走了...

“十几年来,变化真的很大。”

石天皇帝点燃了一支特制的香烟,灯光昏暗闪烁。

“田哥哥,是那个女人。他们设计陷害我的古老家族。我无处可去。”

“田哥哥,已经走了。如果有一天你回来了,我希望你能找到我的孩子,替我照顾她。”

想起年轻时那个处处为自己辩护的朋友,他心里涌起一股怒火。

“将军,你已经在这里站了半个小时了。很酷,穿上裙子。”

这时。

一个将近两米的强壮身影来到石天皇帝身边,为他穿上了一件军绿色的外套。

皇帝顺手扯了扯天,虽然他的身体不能受寒冷的影响,但这是雷狂的想法,他没有理由拒绝。

看到他自顾自的抽烟,指尖颤抖着,雷狂感受到了不寻常的情绪,心中一惊,即便是面对千军万马也看出当年将军的感动。

“将军,如何用轮子杀死小鸡。你身份宝贵,为什么非要亲自南下?”

雷疯狂地看了石天皇帝一眼,心里很不舒服。

这个人是中国最年轻的将军。肩膀抗三星,护住千里河山。

并被授予“全国无与伦比”上将,一枝独秀。

对于雷匡来说,对于一个组织来说,帝石天这个词是一个活生生的神话,一个信仰,一个活生生的传说,一个不败的战神。

这样的身份,如果他愿意的话,只需要吐出一句话,像周家这样的小家庭就可以瞬间毁灭。

但他坚持要去南方,自己动手。这完全是在浪费他的时间。若不是皇帝不让他代劳,雷疯了,一只手就能推周氏一族。

石天皇帝抽完最后一支烟,轻轻叹了口气:“疯子对我很重要。他的事就是我的事。另外,我已经十三年没有回来了。我的人生没有多少十三年。我的家人还在那里……”

文字。

他脱下风衣,吩咐道:“你先退下,我去见北海市四大家族之首周家。”

雷狂接过风衣,重重的点点头。

“我的兄弟,不是每个人都能动的。”

“你觉得这疯狂的事情结束了吗?如果不是国家大事,还能多活三年!”

“放心吧,疯子,我回来了。大哥很快会帮你拿回这笔账的。参与这件事的人都逃不掉。我答应你!”

三年前,古氏家族是北海市的第一大家族,家族之间总有利益的结合。周家打算嫁给这个古老的家族。

结婚的人是谷峰和周觅。

虽然他们是夫妻,没有现实中的夫妻,但就是因为家庭关系硬在一起。

早在四年前,谷峰就和一个普通女人有了一个女儿,为了不让家人发现,他们把母亲和儿子藏在外面

婚后,周的家人先是设计杀害的父母,然后用的女儿威胁他,逼他自杀。谷峰别无选择,只能从北海宾馆顶楼跳下。

之后,周家成功收下了古家所有的一切,成为北海市第一配。至于古代家族,已经成为禁忌,没人敢再提。

以北海市古代家族的势力,没有哪个家族敢说前面能与之碰撞,防贼难。

谁能想到周家婚后会卖给古家。。。

人心难测,即使是狗,对它好也打不过它。古家帮了周家那么多,周家却反咬了一口,比真的禽兽还不如。

……

今天是热闹的一天,北海宾馆门口已经停满了各种高端豪车,人来人往,衣着华丽。

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,周嘉今天都会在这里为周觅的弟弟周强举行婚礼。以周家如如今在北海市的地位,自然是各方势力对他的祝贺。

三年前,谷峰从这里跳下。三年后,周强的家庭如火如荼,在这里为周强举办婚礼,真是讽刺。

帝天随着脚步声,眼神有些可怕的冰冷。

看到他的气场强大,他的身体散发着惊人的气势。保安没有请他,因为今天是周家的婚事,目光短浅的敢浑水摸鱼?!

走进宽敞的大厅,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正在相互交流。

这样的机会并不多。如果这里有些地位低的人嘴甜,运气好,认识一两个地位高的人,以后的路会顺畅很多。

对于这些,天下的皇帝自然是对什么都不感兴趣。

在中间的站台上,一个穿着西装的英俊年轻人正抱着一个穿着婚纱的年轻女子。

这两个人就是今天的主角,周强和他的妻子。

我没有看到周觅,所以石天皇帝只是找了个地方坐下。

据他所知,是周觅,一个女人,计划搞垮这个古老的家族,取而代之。

据说最毒的女人的心是真的!

今天来这里的目的,就是想看看这个毁了哥哥一生的女人,是不是有三头六臂。至于周的其他家人,他们可以随意杀害。

而周觅作为罪魁祸首,留着她还是有一定用处的,所以也没有急着杀她。

第二章先收集一些兴趣

十三年的战斗。

石天皇帝的惊人气势是不能随便掩盖的。

因此,他的出现瞬间吸引了最多的目光。

“这个人是谁?”

“多么强大的气田,这个人不简单!”

“北海市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。是从上面来的吗?”

“如果不说出来,那还是周家的脸面。看到他才30岁,这个年纪的年轻人要有这样的气质是极其困难的,因为是那些大家族的优秀子弟。”

“虽然他只是随意坐在那里,但感觉就像一座山。举手之劳,能移风云。我真的很好奇他是什么,但很快就会揭晓。”

周围议论纷纷,皇帝的话自然是在耳边听到了。

想用一双肉眼看穿他?

大家庭优秀的孩子?

如果这些话被雷疯子听到,恐怕他会直接骂人!

不要说年轻一代,就算是老一辈的国宝,又有多少人有资格与白虎战区总司令、帝官并肩而立。

帝天下天毫不在意的笑了笑,没有理会。

以他的状态和地位,只要他不愿意,很少有人能看到或找到关于他的任何信息。

在这个小小的北海市,是一座高山,每个人都应该只站在山脚下。

北海四大家族之一孙家的少爷孙桂成。

他以身份尊贵,现在以风光为荣,因为今天嫁给周强的女人是他的妹妹。

这不仅是一场婚礼,更是两个顶级家庭的结合。

如果说之前孙桂成在北海市有所考虑,那么从今天开始就不再需要了。

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。时至今日,许多富商和黑道大哥都对他表示出善意,直到石天皇帝的出现。

石天皇帝独特的气质让人觉得他是一个大家族的少爷。

本该属于他的灯此刻都被拿走了,这家伙却只是假装冷漠和愤怒!

孙桂成的脸色有些阴沉,他端着一杯红酒来到皇帝面前,说道:

“这位先生看起来有点生疏。我不知道你有没有邀请函。今天是我姐夫和我姐姐的婚期。前来祝贺的都是北海市的知名人士...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。”

他的意思很明显,石天皇帝也能理解,但邀请函是什么?

这些年来,他参加了很多宴会,任何一个都比这个婚礼大。人事地位比不上这里的人,但从来没有人向他要过邀请函。

因为,他能参加,已经是对方莫大的荣幸。

这个人好像和周的家人有关系。既然他碰到了,那就提前收点利息吧。

“我没有邀请函。我是新来的。你不认识我并不奇怪。”

当孙桂成准备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,他看到石天皇帝轻轻地举起了手。“还有,我坐着的时候,不喜欢有人站着跟我说话。”

他的语气很平静,但却给人一种无法抗拒的感觉,好像他不听从自己的指示,后果会很严重。

“太疯狂了。孙桂成不仅是孙家的少爷,也是周强的小舅子。北海敢这样跟他说话的人真的不多。”

“是的,即使他可能来自上面的大家族,也没必要这么嚣张。毕竟强龙不压本地蛇。”

“一只本地的很小,一只可能是跨江猛禽。这两个人在一起见面会很有趣。”

注意到这一幕的人开口了。

当孙桂成听到周围的人把他和石天皇帝相提并论时,他的脸色难看极了。

他是什么身份?这个男孩怎么能和他相比呢?!

虽然今天是他妹妹的婚礼,孙桂成也没有那么大胆的去闹事,但是这家伙没有邀请函,所以他应该是被赶了出来,而且没有人能挑一个理由。

孙桂成把怒火压在心里,用不礼貌的语气说:“我见过很多像你这样的人,但我想趁火打劫,在我们这些大人物面前露脸。如果你能攀上一两段感情,你会大赚一笔。

但是这里不是猫狗可以进来的地方。既然没有邀请函,那就夹着尾巴出去吧。

另外,能少和你说话是你的福气,但你还是不满意。你是干什么的;你是做什么工作的...?!"

我是什么?

皇帝的天气极其荒谬。无知有时是一种幸福,但如果你太无知,你很容易被社会打败。

“你错了。”皇帝摇了摇头。

嗯???

孙桂成惊呆了,然后笑着开玩笑道:“我错了?哈哈,没有参加婚礼的邀请。我会把你踢出去。当然,你告诉我,我怎么了。”

“过来,我告诉你。”中国皇帝勾住了他的手,他的笑容很残忍。

虽然他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,但孙桂成毫不畏惧地向前走了两步。“嗯,我想听你说,本绍怎么错了?”

就在这句话刚落的时候,只见皇帝的闪电伸出一只手,抓住了他的膝盖。

咔嚓一声,腿断了!

因为速度快,几秒钟后孙桂成突然跪在地上,惨叫声瞬间覆盖了在场的所有人。

“你的错误在于你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。现在,跪着跟我说话。”

一个冰冷的声音说道,毫无疑问,皇帝说话了。

“嘿!”

当时,在那个地方,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皇帝的身上,一个接一个,呼吸着寒意,眼睛鼓鼓的,脸上充满了不可置信。

“我看到了什么?”

“那个人废掉了孙桂成的腿?他怎么敢!”

“死了,在北海市,周和孙碾死一个人太简单了。”

“杀人果断,做事不拖泥带水,这是狡猾的人!”

从头到尾,石天皇帝一直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。

不管别人怎么说,不管别人怎么想,他今天又在找工作,所以他什么都不需要担心,这里也没有什么能让他担心的。

看到满头大汗、痛苦不堪的孙桂成,一个看起来粗犷又疯狂的中年人快步走了过来。

“小子,你知道这是谁吗?你竟敢……”

没等他说完,石天皇帝直接挥了挥手。“你可以当狗,但说话前一定要想清楚。连只狗都不养。”

他笑了,露出了他洁白的牙齿。

看起来像春风。

事实上,这很可怕。

第三章周觅出现了

“你……”

朱是北海市地下世界的一名馆主。他也是一个被人命污染的狠毒之人。他被当成孙桂成的狗?

虽然孙桂成在孙周有两个家庭做后盾,他需要孙桂成的帮助,但他背后的人并不是在开玩笑。

像他们这样的人可能没有那些大企业有钱,但是人多,命多。他们这样做的时候,永远不会害怕这些商人。他们怎么会是狗呢?

即使你把心中的怒火带走,当他看到石天皇帝的笑容时,脸上的冷汗还是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,他甚至不知道为什么。

“朱,帮我杀了这个混蛋。事后,孙还得感谢你。”

当朱左右为难的时候,孙桂成大叫起来,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。

听到朱感谢这两个字,的身体明显一震。

如果能得到孙桂成的支持和他的人脉资源。

那么以后他在会议中的地位就稳定了。没有人能撼动它,甚至更进一步都不是问题。

但是皇帝的世界显然不是好惹的。当他犹豫的时候,他发现皇帝的世界又被击中了。

“既然你威胁要杀我,就没必要留着你的另一条腿。”

石天皇帝的语气很平淡,他说到做到。他的速度太快,在场的人都没有机会回应,孙桂成的另一条腿也被他捏碎了。

骨折的声音很清晰,每个人都能听得很清楚。

“啊……”

“朱堂主,你还在做什么,救我!”

孙桂成双腿扭曲,脸上汗流浃背。

他的声音吵醒了所有人。经过多方考虑,朱决定救孙桂成。石天皇帝只是一个局外人,他不值得得罪孙周的两个家族。

想清楚后,他冷冷地低声说:“小子,我再劝你一次,让孙绍赶紧走,否则……”

“怎么会?”石天皇帝随意笑了笑。

朱变了脸色,厉声道:“否则今日必死!”

“是吗?”

皇帝石天站起来,随意踢了孙桂成几米远,然后慢慢朝他走去。

想到孙桂成的悲惨遭遇,朱宋明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,喊道:“别过来,别推我。”

“十几年来,想杀皇帝的人可能不会超过四位数。有私人武装的将军,有全州的大毒枭,甚至有一些国家的首脑,哪怕地位最低。存在是比不上你的小虾米的。”

“可我还活着,好好的,你说,你打算杀了我吗?!"

随着脚步不停的踏出,石天大帝的气势也慢慢的爬了上来,一股冰冷的气息弥漫全场。

朱仿佛看到了血流成河,尸横遍野的群山,到处都是响彻天地的枪声,仿佛置身于战场。

“别动,再走一步,我就开枪打你。”

最后,朱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恐惧。他大喊一声鼓起勇气,然后迅速从腰间拔出手枪,黑洞洞的枪口死死对准皇帝。

“好家伙,朱竟然把它带走了。”

“带枪怎么了?参加周韶的婚礼,不能带男的。像朱这样身处地下世界的人,很容易出事故。有枪自卫是理所当然的。”

“这小子完蛋了,就算现在打,面对热武器也只会求饶。”

看到朱拔出了手枪,周围的人又是一阵议论。

石天皇帝的脚步也稍微停顿了一下。他当然不怕他,但他没有想到这个被孙桂成称为朱堂主的家伙会随身带枪。北海市当地的地下势力似乎很猖獗。

“我以为你不知道什么是恐惧。如果你傲慢,为什么不离开?”

朱狂妄地笑了起来,以为皇帝是因为害怕才停下来的。

“嘿,嘿。”

这时,一个巴掌的声音传来。

一个非常漂亮的年轻女子慢慢走了过来。她穿着一件紫色的连衣裙,看起来很骄傲。紧随其后的是一男一女,周强和他的妻子孙丽燕。

“这位先生真是好手段。现在孙家嫁给了我周家。孙贵的成就是我弟弟周觅。乘客众所周知。你不知道吗?敢碰他?!

或者,你没有把我们两个家庭放在眼里?"

女主角是石天皇帝这次要见的女人,周觅。

她的语气很冷,眼睛看着皇帝,带着质问的意思。

石天皇帝转过头,眼睛微微眯了起来。“你是周觅吗?”

微微抬起头,说道:“是的,我是,北海市周家的主人。”

她的语气很傲慢,提到周的家人,她就很自豪。对于她的年龄来说,这个职位真的会让她膨胀。

从第一眼看到她,石天皇帝就一直看着这个女人。三年来,她身居高位,气势三分。

然而,这一切都是从他哥哥那里夺走的。

想起已经西去的古枫,石天皇帝眼中闪过精芒。

“很好,周觅,北海市第一家庭,是吗?真是阴险的一代。”

听到这话,周觅的脸瞬间拉了下来。听听这些单词的意思。这个人恐怕以前认识她,至少知道她是谁。然而,他今天仍然在这里制造麻烦。他的身份...

“你这条狗,你骂我妹妹。我告诉你,我哥哥的腿不会浪费,你会死得很惨。”

周觅还没有说话,但她身后的孙丽燕开始咆哮,她迫不及待地要吃掉皇帝。那是她自己的哥哥。如果不是周觅之前,她出现在他们发生冲突的那一刻。

对于孙丽燕的话,石天皇帝并没有放在心上,直接选择了无视。他只对这个地方的一个人感兴趣,那就是杀死他哥哥的罪魁祸首。

石天皇帝用温和的语气盯着周觅:“我说你阴险狡诈,毫无根据。你说孙桂成是你弟弟。其实你根本没把他当回事,不然也不会眼睁睁看着我废了他,无动于衷。

直到这只笨猪掏出手枪,藏在楼上的老人来了,你才有信心来找我。

说白了,如果你不确定我的身份,就应该拿这头笨猪当枪使。如果他压倒了我,你再开枪还不晚。如果压制不住,你会考虑一个孙桂成得罪我是否值得。"

这话一出,整个大厅立刻沸腾了,周觅,他之前制造了这么多噪音,没有出现。现在朱拿出他的枪,杀了皇帝,他们跑了出去。

在场的每个人都不是傻子。太明显了,如果他们还看不到,去奶奶家真的很傻。

“周家主,这是孙桂成自己的事情。我好心帮你,你却拿朱当枪使。你以为我是朱那样的街头小混混吗?还是连全盛时期都不看?”

朱一时垂头丧气,连皇帝骂的那头笨猪也无心顾及。

第四章谷峰,我的兄弟!

全盛时期!

这三个字就像千斤巨石一样压在周觅的心里。

周家虽然强大,但也只是在做生意。作为地下世界的霸主,她没有得罪死人的勇气。

毕竟北海市的地下势力都掌握在鼎盛时期的手中,成员有几万人,再加上上面牵扯了不少大佬,这也是鼎盛时期能够统一北海市阴暗面的重要原因。

我想问,谁敢轻易得罪这样的势力?!

在反复思考之后,周觅尽可能礼貌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。“朱,这个说法很重。周这次确实缺乏考虑。事后我会亲自向你解释原因。现在不是我们开始内讧的时候。”

咱们,明争暗斗。

说这四个字的时候,语气稍微加重。

说完,还特意看了皇帝一眼天。

看似平静,其实她的内心早已翻起了波澜!

朱盯着漂亮的脸蛋。脸色变了一会儿后,他笑了起来:“周家主说我们是自己人。我们自己人之间没有大的误会。最重要的是不能让外人欺负我们。”

他选择孙桂成不是为了得到周和孙的支持吗?

面对这个事情,在巨大利益的诱惑下又算得了什么呢?

此刻,正合他意。

至于皇帝,既然你已经选择了做你的敌人,就不用有什么顾忌了。

周觅梅笑着轻声说:“我相信朱棠的路以后会越走越宽。”

然后,他的眼睛转向石天皇帝,他的脸不屑:“怎么?”

“我不得不说,你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人,而且你很好地抓住了人们的心。难怪你能扳倒古家!”

古老的家族。

这两个字在北海市已经三年没有提起过了。今天从石头口皇帝口中说出时,在场的几十个人都露出了奇怪的颜色。

大家都知道周的设计推倒了古宅,但是从来没有人敢在周的人面前这么随口说出来。

周觅突然爆发出她的内心,失声道:“你是谁?”

石天皇帝没有回答。他从身上掏出一副白手套,然后慢慢戴上。整个过程并不紧迫和认真。

洁白如雪,一尘不染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

对于朱皇帝的奇怪行为,不明所以,但他心里隐隐有数。

“载你一程。”石天皇帝平淡无奇,没有感情。

朱:???

大家:???

“你弄错了吗?”

不知不觉,你手里的枪已经握紧了。看着皇帝用枪指着朱,简直不敢相信。他应该说过这句话,对吗?

“从你拿枪指着我的那一刻起,你就已经是个死人了。你死的时候,是我说了算。”

话说,风轻云淡,风平浪静。

越是这样,越是可怕!

咕嘟。

吞咽的声音来自朱的喉咙。他无法理解。在这种情况下,皇帝有信心说出这样的话,但他心中有一个声音提醒他这是真的...

“不要在这里危言耸听,我会先杀了你!”

大喊一声,准备扣动扳机。

然而,石天皇帝比他快,他的手掌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抓住他握枪的手腕,用力挣脱。

朱心里害怕,但手枪已经被皇帝拿走了,这时他只觉得一只手在悄悄地捏着他的脖子。

“可惜,你没有机会了。”史天帝手掌微按,鲜血不断从朱明口中流出,滴在白手套上,触目惊心!

已经死了的朱被扔在地上,然后用一只手轻轻擦了擦,手枪变成了粉末,在空中飘走了。

“这东西对我没用。”石天皇帝摘下手套,随意扔在地上。

“现在,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了。”他的眼睛像刀子一样明亮,他看着周觅。

随着朱的身体倒下,现场瞬间陷入死一般的寂静,所有人都不敢走出大气层,生怕激怒这个杀神,在他不开心的时候丢了性命。

这真的是人们他妈的能做的事吗?!

恐怕是个怪物。

铁枪被砸得粉碎,太震撼了!

谁也想不到,这个自始至终都没有变脸的人,在打断孙桂成的腿后,竟然会杀死一个繁华社会的堂主。

这还不够得罪周和孙吗?再加上如日中天,这是自己做了半个北海市。

接触到皇帝的目光,周觅脸色煞白,忍不住后退了几步。

刚刚尖叫的孙丽燕舔了舔干涩的嘴唇,欣喜若狂。

至于周强,他害怕呆在原地。

石天皇帝坐下来,拿起一杯红酒喝了一小口。他沉声说道:“我叫石天皇帝,北海人。13年前离开家乡,现在回来了。一个老朋友死了。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?”

周觅的喉咙有点干,比她大几岁的男人给他的压力太大了。

她一次又一次地强调自己,终于有勇气开口:“谁?”

“谷峰,我的兄弟。”

当这两个字出来的时候,周觅的瞳孔急剧缩小,其他人也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。这是报复。

“三年前,你们周家还只是一个生活在一线的家庭。古老的家族想到了古老的爱情,并让唯一的继承人,谷峰,嫁给你的周觅,但真的帮助你。

然而,通过利用古老家族的信任,你首先杀死了谷峰的父母,然后用自杀威胁他与谷峰关心的人。然后,你的周家成功接管了古家的产业,这是为了善良和委屈而转身。

我说的,我冤枉你了吗?!"

她还没来得及说话,石天皇帝又说话了,每一个字都像是用大锤打在她的心上。

周觅脸色苍白,惊慌失措。“不要污蔑人!”

按理说,如今的她身居高位,背后有强大的人脉,能让她恐惧的人少之又少。

但是石天皇帝的突然出现让她感到不确定。这个人完全不按常理出牌,自己强大的实力让人感到绝望。

石天皇帝皱起眉头,随即冷笑道:“现在,你承认我不再在乎了吗?我今天来就是想看看你有什么能耐,一个杀了我哥哥家人的女人。现在看来,这就是全部。”

周觅的眼睛闪闪发光,他一时想不出他要做什么,所以他选择保持沉默。

“接下来,我说的话,希望你能想清楚再回答我。”帝卫站起来,剪断袖口,严肃道。

“你说!”

“在古代的家族事务中,除了你周家之外,还有没有其他人,或者有没有势力参与?”

周觅的心跳了一下,回答说:“没有。”

“我希望你没有撒谎。”

说完,皇帝走到周强的身边,而周强傻乎乎地看着他,不知所措。

很快,手臂的疼痛让他明白自己的双手被浪费了。